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学校概况 经典教育专栏 教育教学 资源下载 师资队伍 学生天地 语言文字专栏
校报专栏 校务监督专栏 招聘专栏 招生专栏
 
竹鞭啪啪声里的家教
明德广地实验学校   2017-05-07 22:30:59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竹鞭啪啪声里的家教

                                    -----饶景梅
   
   家风家训:
    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在远古时就有礼仪之邦之称,所以对于家风家训更是重视。而我家的家风家训:父亲一般不打孩子,打孩子就不一般;小错用言语教育,大错用严苛教育;习惯的养成,可以允许在犯错中反复改正养正;品德的养正,最多犯一次甚至一次都不能犯,否则,就要严惩让你在付出代价中吸取教训才能更正。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母亲经常因我做错一件小事就会瞪眼或吓唬或打我,但打得很轻很轻,到现在几乎已径忘记了是什么原因而打我了。而父亲唯一打我的那一次,却深深刻在了我的骨髓里,所以至今还恍如眼前。
       
童年时候,正遇农村的承包到户年代,家家户户欢欣鼓舞,从父母们那一辈的眼神里言语里干活的劲头里,才读小学四五年级的我们这一群孩子,就能深切感觉得出。谁说不是这样呢!亲身体验过七十年初中期生活的我们这一代,谁没吃过艾草糠粑蕨菜米糠粑青菜为主的稀饭五谷杂粮也难填饱肚子的幼儿生活?可自从家家分到田土后,突然间,红薯土豆玉米任人吃饱肚子了,五谷杂粮糁杂着大米,甚至吃上自家养的年猪肉了,过年过节甚至吃上不参一点杂粮的大白米了。你说,那时的老老小小,脸上嘴上怎么不写满生活的幸福感呢?
         
想起那个年代,深感家家户户,大大小小,男男女女,全是铺写着"勤劳"就有饭吃的无穷精神面貌,早上天刚麻麻亮,大人们就下田土干活去了,六七岁到十一二岁的小孩,也早早被催醒起来,或放牛或割草或打柴,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了。(读书上学,那时是下午一点到四点的事)。家家父辈们,把田土里的庄稼当养儿女一样,从选种锄草浇肥收割,每一个环节无不细致到极致;他们把耕田的黄牛水牛当自己生命一样呵护照看,甚至比自己生命更重要,因为有了它们,一家人一年的生活就有希望有了保障。而照看牲蓄们的主要责任,则落到我们这些孩子的身上,所以,记忆里的童年,每天早上就是或放牛或割草,下午放学回家,马上又是出门或放牛或打柴,每天就这样周而复始。

     是的,清请楚楚地还记得:那是一个清新和煦的早晨,如云海般的夏日雾霭,厚厚般铺叠在云贵高原特有的群山沟壑间,煞是好看。那时我们一个村寨里大多数的孩子们结成队,就这样,把牛成群的向山上赶,赶到离山腰以下种稻种秧苗半里地左右时,估计这些牛儿们进入山林就会一边寻着草吃,一边会往山更高处青草长得更丰茂处去时,我们便会争先恐后,先于牛们往更高的山顶如履平地般奔,直到奔出山林奔到山顶一个大家认为很好的高于弥漫山沟雾霭的落脚点,选个干净的石头,一屁坐下来,欣赏一下云海般山涧的雾霭,欣赏太阳刚出来红彤彤洒落在雾海上的风景。等阳光有些热度了雾渐渐散了,散得看见山脚的村寨河溪沟时,有砍柴任务的就砍柴去了,有割草任务的就去割草去了,没有砍柴割草任务的(纯放牛的),就会邀约三五人,或去以石当手榴弹砸树,或掏出扑克牌(那时算最奢侈的游戏),或四人打升级,或三人斗地主。

       再忙再"勤快"的孩子,哪个没有玩的天性呢?我记得我在村里还是大人们公认的比较"勤快”又读书"厉害"的榜样孩子了,但是,难得一个只纯粹是放牛的早上(平时早上除放牛都兼有割草或砍柴任务)。是的,那一个早晨,我清楚记得,记得我和另外三个村里要好的"开裆裤"长大的朋友玩打"升级”,玩得不亦乐乎,玩得忘记了自家的牛吃草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了,玩到山脚村寨有人家父母在呼喊孩子或在田土里劳作的大人吃中午饭(十点左右)时,才知道,该是收扑克牌去寻找自家牛儿回家吃中午饭时候了。
        
别的孩子相继都找到牛儿赶着回家了,只有我,山上山下,寻遍了该寻的角落,都没搜寻到牛儿的影子。那时,我急啊,担心自家牛儿要是失踪了或被坏人偷牵走去卖了,那回家自己命可能都会被父母给""!但我又心存一份侥幸,说不定牛儿自己"老马识途"自己回家了(因为以前大哥放牛也曾发生过一次牛自己回去的事)

      我实在找不着北了,只好悻悻地慢腾腾的悄悄回家。当回到家楼房巷道时,我先不进家门,而是先看看牛圈里牛儿在不在里面?我探头一看:哇噻!我的老天爷呀,牛儿还真回来了!在牛圈里好模好样的,那嘴还悠闲地一张一合地在"反刍"着吃得涨鼓鼓的肚孑里的""!我那时狂喜呵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小孩了。我放下心了,终于可以推门进家吃那似乎早就钻入鼻孔里香喷喷的中午饭了。
       
可是,当我刚推开门,就被一支有力的大手迅速拉进了父母睡觉的房间而不是吃饭的房间,然后,只听得木门闩"哐档"一声就被关上了。一抬头,才发现平时对我夸赞有佳甚至以我读书"厉害"为荣的父亲,瞪着发红眼珠子都像要掉出的双眼,一手逮小鸡般逮住我,一手拿着一把筋竹枝丫杆,雨点般抽在我的大小腿上背上,裤子和上衣被掀开,我只感觉火辣辣般钻心的劈哩啪啦的呜呜般响的竹鞭声,一鞭又一鞭抽打在我的身上,痛彻进我的骨髓里。父亲边抽我边嘴里大吼着重复着一句话:"老子叫你打牌,老子打死你,你放的牛,把你胜才大叔家刚转青的一丘田的秧苗全吃光了。老孑打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贪玩!他妈的!"

         刚开始,那钻心的疼痛还让我杀猪般哭叫,后来感觉越哭叫越疼,最后似乎疼得没感觉了也不哭闹了。也许是父亲打累了,也许是真怕把我打死了,也许是门外母亲和哥姐求饶的声音震醒了父亲。父亲终于停止了暴打的竹鞭。
         
我不知道我那天吃没吃中午饭,只感觉似乎昏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浑身如辣椒味在喉里般辣痛,腿上背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纵横交错的竹鞭血痕。我从当时父亲打骂我的吼声里知道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最后一次被父亲狠抽的原因。
         
后来,当我读初中乃至高中乃至参加工作后,母亲和两个早已出嫁的姐姐谈起这件事,说我那一次被打了个"半死",身上的伤疤三个月后才脱痂半年后疤痕才消失。说我从那次被打后,放牛再也没吃过庄稼,做任何事更小心了,读书也自觉更卖力了。到现在工作和生活时,我时刻记得父亲教会我的责任、态度、习惯。
         
现在每每想起,那时被父亲竹鞭啪啪狠抽的事,也许就是家规家教家训:小错用嘴教育,损人害人的大错事用棍棒才能教育好吧。赏识教育固然有一定效用,但挫折教育何尝不能结合用呢!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